我想嗑糖

【瓶邪/剧版沙海涉及/苏难视角】三次他们谈到了他朋友,还有一次他谈了另一个

看了剧版沙海以后觉得苏难真的是最惨的带资进组,本来不满意加入女性角色的我对她只剩下了同情😂
小三爷你不懂爱妹子眼泪掉下来啊
有些对话我是大概记忆并不准确,不要骂我,xjb写的,不好ooc勿怪
————————————————————————————————————————————————————————————
        道上盛传吴家小三爷是个神经病,当然这只是近几年的说法。吴家少爷正经出道至今不过10年,外号硬生生有了仨——搁古代这人要是个皇帝,外号当作年号的话,新的年月日都来不及戳在铜钱上,年年换称号,一定是个劳民伤财败家的主。吴邪确实败家,当然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钱也确实算不得什么,败家就败家吧。
        苏难作为为吴邪而生的人,不管是天真无邪小三爷或是小佛爷神经病,都能明确指出其中缘由。为某人而生是个很暧昧的说法,一不小心就能变成玛丽苏狗血言情大剧。事实上,这也真的是个很暧昧的说法。她了解吴邪的一切,从他小时候与玩伴的笑话到他大学被几个人表过白,毕业之后叼着烟坐在他那小铺子里指挥那个叫王盟的便宜伙计给他去楼外楼买饭,回来偶尔还会忘记给钱。她在暗中默默了解他的一切,想着见面的时候是一枪崩掉还是埋伏不动,理论上来说观察了那么久的对象直接干掉的可能性很小,但吴邪真他娘是个人才,一个理智的神经病,暴躁的神经病最多砍死一层楼的人,但理智的神经病会指挥暴躁的神经病灭掉整个精神病院。

        他们一起进入沙海,一开始就迷失在诡异的胡杨林,那是苏难第一次听他谈起他的朋友。
        吴邪说:“我一个朋友教我的,但他没你话多。”
        被嫌弃话多的倒霉孩子叫黎簇,闻言似是很想翻给吴邪一个白眼,迫于淫威硬生生忍了。
        吴邪没说那个朋友是谁,说不说苏难也知道,那个人是张家最后一任族长,最后一个起灵官,汪家的敌人,张起灵。差不多快10年前张起灵一脚跨入长白山深处的青铜巨门,进去之前跳了30米高的悬崖,把吴邪从崖底捞起来,成功弄断了自己的胳膊。
        神经病的朋友果然也不是什么正常生物,正常生物都怕死,怕死的不会什么准备都没有二话不说跳个十几层楼的高度,即便崖底是深厚的雪。

        第二次谈是他们死里逃生后坐在海子旁边,侧过头苏难就能看见吴邪长长的眼睫毛,不仅长还很浓密,非常挡水遮灰。
       “你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
        苏难在思考自己和张起灵哪儿像。
       “她死了。”
        哦,阿宁。
        这种聊天方式活该没有女朋友。
        她当着吴邪的面脱掉外衣到海子里游泳,吴邪把一朵蔫儿吧的花往沙地上随手一插转身就走。
        ……看来是这辈子都不会有。

        第三次谈是她的身份暴露以后,吴邪指着一朵花说有一个他朋友的故事。
       他们一行人追杀他,又一起从悬崖上掉下来,吴邪和苏难神奇的没死成。悬崖上上下下都是无人区,就算有人也不会从悬崖上跳下来救她,这次他也一样。为了活下去苏难只能和吴邪合作,暂时放弃杀掉他的计划……只是为了活着杀掉他,苏难想。
       他们找到一个山洞,里面有人生活过的痕迹,还有名为藏海花的花。
       “下次告诉你我朋友的故事。”
       苏难知道张起灵的故事,汪家谁不知道张起灵的故事。她怀疑吴邪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汪家人的身份,不然不会用那种炫耀的语气和她提起张起灵,还笑得那么骄傲,对张家人世仇的汪家人来说这种行为无意于挑衅,平时这种人就应该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全家。
        张家人没有朋友,张家人只有宿命,能一脸嘚瑟提起张家人的绝对是监控或者消除对象。

        “如果我死了,明年8月17号替我去长白山接一个人,告诉他我不能接他回家了。”
        运算部门再一次证明了它的伟大,吴邪确实应该重点监控。
        冰天、雪地、孤男、寡女,谁TM没事想听你说你朋友,谁TM替你去接张起灵然后被他弄死。苏难的意思是,正常神经病都不能这么干。
        吴邪你活该单身一辈子。

        第四次吴邪终于讲起了张起灵的故事,不再是提一句就闭嘴,给人留下无限的遐想。苏难不是一般人,苏难是汪家人,她没有遐想,但吴邪兴致高涨,难得说起那些刀光剑影之外的事情,苏难就安静地听。
        喇嘛庙里难得休整,吴邪看向远方绵延的雪山,露出有些纤细的脖子,苏难本应该在哪里划下一道口,让喷溅而出的血液带走这个执着于在各种场合提起朋友的人的生命。
        好在吴邪没说张起灵如何日天日地日汪家,只是讲他曾经在这个地方见到了他的母亲,他和他的母亲只在一起待了三天,身边是盛放的藏海花。一开始他甚至不能见她,因为他像一块石头,冰冷的,没有感情,庙里的喇嘛说他的母亲不能感觉到石头的存在。最后他学会了哭,碰到了母亲的指尖,成为了一个人。
        张起灵刻下自己哭泣的雕像,远远对着常年不化的雪山。后来吴邪来到这里,看到了这座雕像,给雕像披上自己的大衣。
       “你们只知道他是圣婴,”吴邪看起来有点伤感,“其实他只是一个人。”
       是一个强大如神佛的男人,张家最可怕的凶器。苏难在心里补充。他只是愿意保护你,所以你不知道张起灵的可怕。
        那天苏难跟着吴邪去看一大片藏海花。
        苏难说:“我本来就是为你而生的。”
       吴邪很怜悯地看着她:“那你真可怜。”

        你杀了我,完成了你的任务,那你以后为什么而活?
        我不信命。
        你真可怜。

        眼泪夺眶而出,她问吴邪明明发现我给你下了毒,为什么不揭穿?为什么要死?
        她看见吴邪倒下,陷入到那片藏海花中。
        吴邪笑了,说:“怪不得他们可以在这个地方待三天。”
        他闭上了眼睛。

        他曾经给她做过饭,和她一起穿越沙漠和雪山,用羊奶固执地为她医治雪盲症发的双眼,她以为他有一点喜欢她。
        苏难知道吴邪曾经有个外号叫天真,心软,善良,哪怕现在几乎没人这么叫他,身上也看不出天真无邪小少爷的影子。他说苏难和其他的汪家人不一样,或许是觉得她还有点救,用不着赶尽杀绝,在不破坏他计划的前提下还可以帮一下。
        帮一下归帮一下,重点还是要去接他的朋友,死了也无所谓,反正他已经嘱咐过自己了,肯定也嘱咐过其他人,苏难爱去不去。

         明年8月17号替我去长白山接一个人,告诉他我不能接他回家了。

         吴邪你有病啊?!活该你没有女朋友!

         她回到汪家,又和黎簇一起逃了出来,她听说,吴邪没死,正在汪家总部耀武扬威。
“我要回去救他。”

         漂亮的男人都是会骗人的,吴邪你这个大骗子。

         谁TM想听你朋友的故事?
         谁TM替你去接你家阎王爷?
         吴邪你活该单身一辈子!

        苏难知道自己时间不久了,恍恍惚惚,她似乎看见十多年前那个还有点瘦削的小青年,皮肤有点白,什么秘密都写在脸上,大部分时间都开开心心,最大的烦恼是太久没开张交不起水电费又不好意思回家找爹妈。
        那个吴邪好像也看见了她,转过头对她笑。
       他说:“我有一个朋友……”
       ……
       ……
       ……
       我去你妈的一个朋友,怪不得你没有女朋友,艹

评论(12)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