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嗑糖

【瓶邪/迟来的中秋贺文】总有奸臣想害朕

我纯粹是被鬼畜的月饼震惊了,xjb写ooc勿怪,啊感觉很无聊我果然没有天赋😂

————————————————————————————————————————————————————————————

我有时候怀疑闷油瓶把我当他儿子,这委实不能怪我多心。你想想,如果你和你男朋友差了六七十岁,而他还总是在你作妖的时候露出谜之慈爱的无奈,闹过头了脸一黑看起来像是要揍你但只要你撒娇就会放过你并用眼神告诉你下不为例,淋了雨给你煮姜汤降了温逼你穿秋裤不吃青菜就硬往你嘴里塞软硬兼施让你戒烟戒酒还会半夜起来给你盖被子,那你也会怀疑这人不是你男朋友,你只会觉得这是你爹,亲爹,干的做不到这种程度。
我作为一个求知欲旺盛不懂就要问的人,在思索无果后非常委婉的问过闷油瓶……委婉个屁,我直接在餐桌上问他:
“小哥,我爸都没逼我这么荤素搭配的——你把我当儿子养的吗?”
胖子在旁边哈哈大笑:“我说天真,小哥要把你当儿子,小哥早打死你了,小哥不可能有那么傻逼的儿子,你丫别是看了什么鬼父来找刺激。”
我刚想反驳胖子你才傻逼,谁看了鬼父谁心里没点逼数吗,就见闷油瓶慢慢摇了摇头。这是啥意思?是还是不是。
闷油瓶夹起几根苦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进我碗里,说:“不是。”
我盯着碗里的苦瓜犯愁,用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戳,闻言挑起眉,想对他这种行为进行说教,告诉他就是我爸在我大学毕业之后都没逼我吃过菜,虽然我看起来依旧是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冠人,但我已经41了,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没想到闷油瓶摇摇头,看着我又说:“你太小。”
不惑之年还被人说小,一时间我不知道该不该生气,我没明白过来他什么意思,但直觉告诉我闷油瓶并不是在夸我。
胖子嘿嘿一笑,对我露出他那口大白牙:“孙子。”
我:???
我瞪着闷油瓶,等他给我一个说法,不然我就还有小情绪了。
闷油瓶看了我一眼,又给我夹了一筷子苦瓜。
我:……
一口咽下所有的苦瓜,心想我不报复他我就不是一家之主!

报复闷油瓶是一件大事。
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硬刚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面对闷油瓶硬刚的下场可以参见鲁王宫里的血尸,也可以参见海底墓里的海猴子,如果那些比较久远,那可以参见最近被闷油瓶一只手拧断脖子的鸡。
我坐在门槛上抽烟,希望香烟之神给我力量,让我能想出憋屈死闷油瓶又不会让他时候操死我的点子。烟灰被我弹在做成盒状的硬纸壳里,一点也没敢往外撒。我这都是被逼的,真的,我怀疑闷大爷在他长达百年的生命中得到了警犬的真传,丫鼻子像是开了光,我把烟藏在鸡窝里都能被他翻出来,上次和我这么斗智斗勇的还是我妈,我回家想看圣斗士但我妈不让,我就把电视和风扇一起开,在她回家之前把电视调回原台,假装坐在桌上写作业,而我爸还会配合我,假装在一旁督促我讲题——其实我怀疑他是想和我一起看,但我妈说在她回家之前谁碰电视揍谁。
闷油瓶钓鱼去了,胖子这几天抽风非和他一块儿去,美名其曰修身养性。于是我独自一人穿着抽烟专用T,戴着抽烟专用一次性手套,旁边还放着一盒口香糖,劲爽薄荷味儿的。我一边抽一边觉得生活太他妈苦了,老子抽根烟跟做贼一样,要趁闷油瓶和胖子都不在——胖子这次居然站在小哥那边——抽之前要换上专门的服装道具,抽完之后还要赶紧沐浴更衣毁尸灭迹,生怕留下一点点罪证。
我还坐在门槛上惆怅,忧郁地数着天空飘过去几朵云,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我摸出来一看,是坎肩。
“东家,我要到了,你在家吗?”
“在,在门口。”
我这几年在雨村隐居,逢年过节有人送什么东西都是坎肩和王盟拿进来,最近中秋节快到了,坎肩是来送月饼的。

我和坎肩一起往屋里拿月饼,觉得这一堆能吃到过年。
我盯着小山一样的月饼堆发愁,今年的比去年的还多,怕是得拿个更大的柜子来堆。坎肩从外面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一盒月饼,很大,盒子还蛮好看,走青花瓷那一路,很素净。
“怎么还有?我记得拿完了。”我问他。
坎肩迟疑了一下道:“东家,这一盒是黎簇送的。”
我恍然大悟,黎簇这几年和我不对付,不找茬已经很给面子了,不太可能会给我送东西,送的话最大的可能能是C4炸弹。坎肩肯定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他能拿给我已经是验过了,不是易燃易爆品,但他也拿不准里面是否还暗藏玄机,只能亲手交给我并提醒我小心。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拍拍坎肩的肩膀,接过月饼盒,告诉他我知道了。坎肩还有事要忙,也没多留,喝了口水坐了几分钟就走了,走之前还说要不然就丢了吧。我摆摆手说没事,我心里有数。
我心里其实没数,我看着月饼盒心想黎簇不会是在月饼里下了毒。不,他应该不会,他没那么智障,就算他有我也没有。我想想,决定先拆开看看。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倒不是害怕,就是觉得莫名刺激——然而没有任何意外情况发生,这就是一盒普普通通的月饼,还被摆成了太极图的形状。
难不成都是过期的?想让我们吃了拉肚子?这小子那么无聊吗?
我觉得还是要确定一下,毕竟是要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于是我从盒子里随手拿了一个观察。
事实证明我的行为非常明智,我看着手中的月饼陷入沉默,月饼很好,完整无破损,日期也没问题,一切都很正常——
如果不是上面写着“芥末五仁味”的话。
我把它放回去,拿了另一个,很好,这次不是“芥末五仁味”的,这回是“麻辣兔头味”的。我心想生活终于忍不住要对这小小的月饼下手了吗?
我把所有的月饼都看了一遍,什么“干脆面味”“臭豆腐味”“肉桂薄荷味”应有尽有,还有几个比较正常的莲蓉口味,月饼上印着“打黑除恶”。
这一盒月饼明显是黎簇定做的,他大概是想我死。我把盒子盖上,觉得可以拿去送给黑瞎子,他天天嚷嚷我不尊师重道,明示暗示我逢年过节给他送礼包红包,这下刚好,而且丫什么都吃,和闷油瓶一个样,闷油瓶还……等等,闷油瓶?我脑中灵光一闪,突然发现这是个机会。
孙子是吧?装逼是吧?这里有一整盒的逼给你装。一想到闷油瓶面无表情地吃这一盒月饼我就兴奋,终于可以让他体会一下我吃苦瓜的感觉了。我越想越高兴,于是掏出手机给黎簇发了一条短信说谢谢爸爸我很高兴很欣慰孩子你终于知道体谅大人了。
黎簇秒回了我一条“傻逼”。
我毫不在意,把手机放回包里,还有一场硬仗等着我去打。
老子分分钟告诉你谁是家主,看你还敢逼老子吃青菜。我摩拳擦掌,甚至想去村口找王师傅烫个头。
——————tbc——————

评论(15)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