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嗑糖

【瓶邪/迟来的中秋贺文】总有奸臣想害朕(完整版)

昨天没写完,想了想还是全放在一起吧,看着连贯点,本来就是短篇写的还辣鸡还分开放就很难受了😂
打了分割线看过的可以滑到那里继续看

写完发现蜜汁文不对题,谢谢各位大佬的包涵,祝大家国庆节快乐(?)

————————————————————————————————————————————————————————————
【瓶邪/迟来的中秋贺文】总有奸臣想害朕
我有时候怀疑闷油瓶把我当他儿子,这委实不能怪我多心。你想想,如果你和你男朋友差了六七十岁,而他还总是在你作妖的时候露出谜之慈爱的无奈,闹过头了脸一黑看起来像是要揍你但只要你撒娇就会放过你并用眼神告诉你下不为例,淋了雨给你煮姜汤降了温逼你穿秋裤不吃青菜就硬往你嘴里塞软硬兼施让你戒烟戒酒还会半夜起来给你盖被子,那你也会怀疑这人不是你男朋友,你只会觉得这是你爹,亲爹,干的做不到这种程度。
我作为一个求知欲旺盛不懂就要问的人,在思索无果后非常委婉的问过闷油瓶……委婉个屁,我直接在餐桌上问他:
“小哥,我爸都没逼我这么荤素搭配的——你把我当儿子养的吗?”
胖子在旁边哈哈大笑:“我说天真,小哥要把你当儿子,小哥早打死你了,小哥不可能有那么傻逼的儿子,你丫别是看了什么鬼父来找刺激。”
我刚想反驳胖子你才傻逼,谁看了鬼父谁心里没点逼数吗,就见闷油瓶慢慢摇了摇头。这是啥意思?是还是不是。
闷油瓶夹起几根苦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进我碗里,说:“不是。”
我盯着碗里的苦瓜犯愁,用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戳,闻言挑起眉,想对他这种行为进行说教,告诉他就是我爸在我大学毕业之后都没逼我吃过菜,虽然我看起来依旧是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冠人,但我已经41了,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没想到闷油瓶摇摇头,看着我又说:“你太小。”
不惑之年还被人说小,一时间我不知道该不该生气,我没明白过来他什么意思,但直觉告诉我闷油瓶并不是在夸我。
胖子嘿嘿一笑,对我露出他那口大白牙:“孙子。”
我:???
我瞪着闷油瓶,等他给我一个说法,不然我就还有小情绪了。
闷油瓶看了我一眼,又给我夹了一筷子苦瓜。
我:……
一口咽下所有的苦瓜,心想我不报复他我就不是一家之主!

报复闷油瓶是一件大事。
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硬刚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面对闷油瓶硬刚的下场可以参见鲁王宫里的血尸,也可以参见海底墓里的海猴子,如果那些比较久远,那可以参见最近被闷油瓶一只手拧断脖子的鸡。
我坐在门槛上抽烟,希望香烟之神给我力量,让我能想出憋屈死闷油瓶又不会让他时候操死我的点子。烟灰被我弹在做成盒状的硬纸壳里,一点也没敢往外撒。我这都是被逼的,真的,我怀疑闷大爷在他长达百年的生命中得到了警犬的真传,丫鼻子像是开了光,我把烟藏在鸡窝里都能被他翻出来,上次和我这么斗智斗勇的还是我妈,我回家想看圣斗士但我妈不让,我就把电视和风扇一起开,在她回家之前把电视调回原台,假装坐在桌上写作业,而我爸还会配合我,假装在一旁督促我讲题——其实我怀疑他是想和我一起看,但我妈说在她回家之前谁碰电视揍谁。
闷油瓶钓鱼去了,胖子这几天抽风非和他一块儿去,美名其曰修身养性。于是我独自一人穿着抽烟专用T,戴着抽烟专用一次性手套,旁边还放着一盒口香糖,劲爽薄荷味儿的。我一边抽一边觉得生活太他妈苦了,老子抽根烟跟做贼一样,要趁闷油瓶和胖子都不在——胖子这次居然站在小哥那边——抽之前要换上专门的服装道具,抽完之后还要赶紧沐浴更衣毁尸灭迹,生怕留下一点点罪证。
我还坐在门槛上惆怅,忧郁地数着天空飘过去几朵云,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我摸出来一看,是坎肩。
“东家,我要到了,你在家吗?”
“在,在门口。”
我这几年在雨村隐居,逢年过节有人送什么东西都是坎肩和王盟拿进来,最近中秋节快到了,坎肩是来送月饼的。

我和坎肩一起往屋里拿月饼,觉得这一堆能吃到过年。
我盯着小山一样的月饼堆发愁,今年的比去年的还多,怕是得拿个更大的柜子来堆。坎肩从外面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一盒月饼,很大,盒子还蛮好看,走青花瓷那一路,很素净。
“怎么还有?我记得拿完了。”我问他。
坎肩迟疑了一下道:“东家,这一盒是黎簇送的。”
我恍然大悟,黎簇这几年和我不对付,不找茬已经很给面子了,不太可能会给我送东西,送的话最大的可能能是C4炸弹。坎肩肯定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他能拿给我已经是验过了,不是易燃易爆品,但他也拿不准里面是否还暗藏玄机,只能亲手交给我并提醒我小心。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拍拍坎肩的肩膀,接过月饼盒,告诉他我知道了。坎肩还有事要忙,也没多留,喝了口水坐了几分钟就走了,走之前还说要不然就丢了吧。我摆摆手说没事,我心里有数。
我心里其实没数,我看着月饼盒心想黎簇不会是在月饼里下了毒。不,他应该不会,他没那么智障,就算他有我也没有。我想想,决定先拆开看看。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倒不是害怕,就是觉得莫名刺激——然而没有任何意外情况发生,这就是一盒普普通通的月饼,还被摆成了太极图的形状。
难不成都是过期的?想让我们吃了拉肚子?这小子那么无聊吗?
我觉得还是要确定一下,毕竟是要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于是我从盒子里随手拿了一个观察。
事实证明我的行为非常明智,我看着手中的月饼陷入沉默,月饼很好,完整无破损,日期也没问题,一切都很正常——
如果不是上面写着“芥末五仁味”的话。
我把它放回去,拿了另一个,很好,这次不是“芥末五仁味”的,这回是“麻辣兔头味”的。我心想生活终于忍不住要对这小小的月饼下手了吗?
我把所有的月饼都看了一遍,什么“干脆面味”“臭豆腐味”“肉桂薄荷味”应有尽有,还有几个比较正常的莲蓉口味,月饼上印着“打黑除恶”。
这一盒月饼明显是黎簇定做的,他大概是想我死。我把盒子盖上,觉得可以拿去送给黑瞎子,他天天嚷嚷我不尊师重道,明示暗示我逢年过节给他送礼包红包,这下刚好,而且丫什么都吃,和闷油瓶一个样,闷油瓶还……等等,闷油瓶?我脑中灵光一闪,突然发现这是个机会。
孙子是吧?装逼是吧?这里有一整盒的逼给你装。一想到闷油瓶面无表情地吃这一盒月饼我就兴奋,终于可以让他体会一下我吃苦瓜的感觉了。我越想越高兴,于是掏出手机给黎簇发了一条短信说谢谢爸爸我很高兴很欣慰孩子你终于知道体谅大人了。
黎簇秒回了我一条“傻逼”。
我毫不在意,把手机放回包里,还有一场硬仗等着我去打。
老子分分钟告诉你谁是家主,看你还敢逼老子吃青菜。我摩拳擦掌,甚至想去村口找王师傅烫个头。


————————————————————————————————————————————————————

我没有找王师傅烫头。开玩笑,想当年我因为种种原因把头发剃光后没有一天不思念它,后来好不容易长回来我就开始用霸王防脱发和生姜擦头皮。只有失去过的人才明白什么叫拥有,从此谁动我头发我就跟谁急,闷油瓶都不行,有一次我俩进行生命的大和谐,正是如胶似漆交叠辗转之时,闷油瓶不小心撸下来我几根头发,电光火石之间我嗷一嗓子吓趴了隔壁听墙角的胖子,还夹射了被我喊懵了的闷油瓶,直接导致闷油瓶好久不敢碰我的头。

我拆了几个感天动地的月饼,找了个盘子放进去,用刀切成好几份,等闷油瓶和胖子回来。小满哥和西藏獚从我旁边路过,我拿了一小份月饼逗他们,小满哥凑近嗅了嗅就退后几步,给了我一个“你是不是想上天”的眼神,西藏獚也嗅了嗅,犹豫了一下一口全给吞了,我看他砸吧几口就给吐了出来,抬起头看我的表情相当惊恐,好像我给他下了毒,他一边委屈地嗷嗷叫一边跑到门外去喝水,只留我一个人坐在凳子上哈哈大笑,笑完我又觉得不对,丫二叔给我挑的什么狗,这已经不是能不能护主的问题了,这是他会不会在外面吞了耗子药死在哪个角落的问题。我低头看趴在我脚边的小满哥,小满哥看着西藏獚离开的方向面色凝重。

闷油瓶他们回来已是傍晚,他单肩背着渔具,胖子在他后面拎了一个桶,里面装的应该是鱼,看胖子的表情应该钓了不少。
我站在门口远远地朝他们招手,闷油瓶点了点头。
胖子朝我挤眉弄眼:“哟,这是谁家姑娘出来揽客呢。”
我走过去接胖子的鱼桶,顺便对他竖了一个中指,闷油瓶侧头对我俩轻声说了句别闹,我和胖子点头如捣蒜。
我们仨并肩往家走,都是回家吃饭的点儿,四周全是饭菜的香气和男男女女的说话声。
多么温馨的时刻啊,但我还是要报复闷油瓶。

闷油瓶去放渔具,我把鱼放到厨房,胖子跟我一起进去洗手。
我放了桶就赶紧回到桌子边坐好,闷油瓶也刚好出来。他脱了夹克,只穿一件黑色背心,完全不能遮住他线条优美的肌肉,他的胸肌把背心直接撑起一块,我和胖子偷偷讨论过,闷油瓶这胸脯比一些妹子还大——胖子借机讹了我半个月替他刷碗,不然就要告诉闷油瓶我想着姑娘的大胸。

我殷勤地拿起一块月饼递给他:“坎肩下午送过来的,这次又有好多,咱们这段时间少做点菜,每餐加点月饼吧……你先吃点,我刚切的,等会儿再去炒菜。”
闷油瓶很自然地接过往嘴里送,他其实挺喜欢吃甜食,每次出门采购我都不用主动帮他,自己就能拿几袋儿糖往购物车里放。
我眼睁睁看着闷油瓶咬了一小口月饼,嚼了一两下突然顿住,下一秒又面无表情地吞了下去——没继续嚼。
我很自然地对闷油瓶露出略带担忧的笑容:“小哥你还喜欢不,这是五仁的,好多人都不喜欢吃,但我记得你不挑食。”
闷油瓶摇摇头,神色如常。要不是西藏獚吐了一地,我差点就信了。
“那就好,”我假装松了口气,又拿起“板蓝根”味儿的递给他,“我切的有点多,你多吃点,吃不完丢了怪浪费的。”
闷油瓶迟疑了半秒,从我手中接过去,这次他一口全吞,象征性嚼了几下就咽了。
我“震惊”地看着他:“小哥你慢点吃,多嚼几口再咽,对胃好,咱这是在雨村不是在墓里,不用那么争分夺秒——还有很多,这一盘都是你的。”
闷油瓶状似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月饼。
叫你丫装逼!叫你丫逼我吃青菜,还专门吃苦瓜!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是不是很想把这一盘人间惨剧扣我脸上?我这儿还有黄连味儿的要不要来一口?
我的内心在哈哈哈哈,但我不动声色,我还没把这一盘给闷油瓶喂完,于是我拿起黄连味儿的就往他嘴边凑。
“小哥你们今天钓了好多鱼啊……你张嘴,对,你慢慢吃……你吃过妙脆角炒月饼吗,我今天刚看到的新菜,明天我来做,月饼还有很多,可以试试各种吃法。”
闷油瓶不愧是闷油瓶,黄连也没能击溃他坚强的面部神经,而且真的多咀嚼了几口才吞下去。他对我摇摇头道:“不要炒。”
“嗯?”
“不好。”闷油瓶一脸正直。
我点点头:“那你就这么吃。”
闷油瓶:“……”
“小哥你觉得干不?要不要喝口水?”我对他眨眨眼睛。见他正准备点头又赶紧道,“算了,水喝多了占地方,你吃完了再喝。”
闷油瓶:“……嗯。”
影帝就是影帝,敬业精神并非常人可以企及。我被闷大爷为了装逼不惜一切的精神感动了,于是我决定把黎簇那一盒都贡献给他,反正他也不能糊我一脸,实在不行那也是糊黎簇一脸,大不了我开车带他问候黎簇,逼黎簇把他送来的月饼当着闷油瓶的面全都吃下去。
我是无辜的,我还是个宝宝,是黎簇想害我,这都是黎簇的错,我没逼你,你也没说这月饼吃起来堪比世界末日,我这都是为了你好才给你吃的!感动吗爷爷!
“我说天真,你们南方人吃月饼真矫情,还非得切开吃,月饼吃的是团圆,你切的跟离婚外遇一样还团个鸡巴蛋。”胖子慢悠悠地从旁边走过来,他也回去换了身衣服,不是背心——自从见过闷油瓶背心装我俩就没人在家里穿背心,太他妈打击男人的尊严了。
“你不切一口咬还让人家骨肉分离呢,哪儿那么多屁话。”我冲胖子道,“我至少切得整整齐齐,让他们分离地干脆没有痛苦,可以积极寻找下一春……小哥你别理他,你赶紧吃,再不吃胖子就全吃了。”
闷油瓶没动。胖子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准备拿月饼:“个没良心的,嫁出去的天真泼出去的水,也不知道给胖爷爷拿一块。”
我没打算阻止胖子,事实上我很期待胖子像西藏獚一样吐出来并且破口大骂这是给人吃的吗。这样我就可以观看闷油瓶装逼打脸现场,或者他还是杠表示这是给人吃的,那这一盘都归他一个人,那一盒都归他一个人,他还不能丢,丢了就说明他在我们面前装了个大逼,都不用我说胖子就能转身告诉黑瞎子和小花,那俩碎嘴子天南海北一传,道上所有人就知道咱们倒斗界的一哥栽在月饼上了,张海客说不定还能带上所有张家人过来慰问他们家族长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眼看胖子肥硕的手就要玷污月饼的清白,闷油瓶却突然出招拦住了他。
胖子整个人都蹦达了一下,看向闷油瓶的眼神十分震惊:“我说小哥,天真已经不够你吃了吗,一块月饼都不让碰啊?”
闷油瓶道:“要吃饭了。”言外之意就是你吃多了月饼吃不下饭。
我他妈真的快憋不住了,我没想到为了自己的偶像包袱能睁眼说瞎话到这种程度,就胖子那体型,闷油瓶他一顿能吃俩。
显然胖子也觉得闷油瓶这话有毛病,拨开他的手就去拿:“就这么一小块月饼还不够胖爷我塞牙缝的,你这是看不起我的胃,瞧瞧我这一身神镖,就知道胖爷我……卧槽这是什么恶心玩意儿。”
胖子咬了一口就脸色上大变,直接吐垃圾袋里了,还把手上月饼也丢了进去,我见他脸都绿了,不停地呸呸呸,连忙给他递过去一杯水。
“怎么了胖子?不喜欢吃你就别吃,这么浪费你留给小哥啊,小哥刚吃了好几块呢。”
胖子脸色复杂地看了一眼闷油瓶,对我道:“天真你自己尝尝这什么玩意儿,你家月饼呛人啊,这他妈哪个龟孙送的月饼,这是给人吃的吗?你老实告诉我小哥你是不是在外面得罪什么人了?”
我“大惊失色”:“不能吧,小哥没说什么啊,我能得罪什么人,我一遵纪守法好公民,得罪我的我都弄死了……小哥你觉得月饼有问题吗?”
我和胖子都看着闷油瓶。
闷油瓶面无表情:“能咽。”
胖子目瞪口呆:“小哥同志,你是不是味觉失灵了,你亲亲天真,看看他甜不甜?”
我说去你妈的,就你嘴挑,小哥你再吃一块儿给胖子看看。
胖子说我就不信了小哥你吃。
我和胖子都殷切的看着他,准备看他来一场吃播。
闷油瓶神色淡漠地看看我们,又看看月饼,说:“汪家。”
我:???怎么的,是你张起灵飘了还是他汪家拿不动刀了,人家还有散户在外面接活呢,信不信他们杀到你面前让你还他们清白?
胖子一拍大腿:“草,就是那一群汪汪叫送来恶心人的,天真你手下怎么办事的,送东西过来前都不带审核啊,现在网上发个A片都能被网管惦记上。”
我问闷油瓶:“小哥你确定吗?”
闷油瓶点点头:“八九不离十。”
我觉得汪家和张家这几百年的仇恨是有原因的,看这脏水泼得之熟练,只要有事都是对家的锅,完全不带犹豫的。
“那你还吃了好几块?”我不打算放过闷油瓶。
闷油瓶说:“没毒。”
“那还吃吗?”
闷油瓶摇头。
“你刚才吃的时候没反应。”
闷油瓶说:“刚才没确定。”
所以你多吃了几块来确定是不是汪家?
胖子也反应过来,大概知道闷油瓶只是在装逼,他说:“天真你别问了,小哥这么大的人了,还是要面子的。”
我:“你别胡说,小哥是那种有偶像包袱的人吗?”
闷油瓶端起月饼就出门倒了,根本没理我们俩。
当晚闷油瓶安静如鸡,一根苦瓜都没给我夹。

未来的一段时间只要闷油瓶逼我吃菜我都会说小哥我都没逼你吃月饼,你说丢就丢我半点没拦你,你让我多吃几口肉怎么了,而且你自己都不吃苦瓜味儿的月饼呢?
只可惜未来一段时间非常短暂,闷油瓶在钓鱼的半路折回来拿东西时意外发现我全副武装地抽烟,而那时我正在和黎簇聊天,黎簇刚好发过来一条消息:
“你那么喜欢那种月饼我再给你送几盒算了。”
闷油瓶掐灭了我的烟,并且给了我一个冷漠的眼神。

“爸爸!爷爷!你放我下来我吃苦瓜!我最喜欢吃苦瓜了!我再也不抽烟了!我发毒誓!”
闷油瓶没理我,闷油瓶把我丢到床上,闷油瓶在我惊恐的眼神中反锁上门。

事后我写了三千字的检查贴在床头,并连续吃了一个月的苦瓜,一天半根,早中晚连续吃,以表示我真的很喜欢吃苦瓜。

朋友们我给你们讲,千万不要惹你对象,尤其是你对象姓张,右手两指齐长那种。相信我,他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保持微笑.jpg

评论(18)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