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嗑糖

【瓶邪/雨村瓶X沙海邪】小哥,我觉得咱们还可以商量下(上)

前几天想的梗,希望日后更加沙雕,目前功力不够。而且为什么平时发点沙雕文都没什么回复发梗大家就都很开心的回复“递笔”,我很难过啊😂
以及,我也不知道大邪当时的情况醒了能不能喝水,就先喝着?
没写完,明天继续吧,也就小短篇几千字

————————————————————————————————————————————————————

1.

张起灵怔怔地站在冰天雪地里,他很快收敛好多余的情绪,迅速进入到备战状态。他不动声色地打量周边的环境,没打算躲起来,这倒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天下无敌,只是这地方除了雪就是冰,连棵枯死的老歪脖子树都没有,前方不远就是悬崖,委实没什么地方可躲的。
他只穿了一件不算厚的连帽夹克,内里是白色的背心,在寒气逼人的雪地里显得异常单薄。好在没有下雪,也好在站在这里的人是张起灵,换成别人怕是能表演一秒冻成狗。
张起灵下意识去摸后腰,却摸了个空,他想起来黑金古刀已经不在了。他现在浑身戒备,已经认出来这是什么地方,他在这个地方待过很久,风雪中都是他零零碎碎的回忆。
墨脱。
张起灵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确认这地方除他之外没有活物,他也没做梦——他比较希望自己在做梦,在他记忆里他半小时前还在雨村小楼的院子里打盹,吴邪在他闭眼的空闲悄悄亲了他一下——可惜真不是做梦,张起灵分得清梦境和现实,六角铃铛都不能迷惑他。所以这就他妈的很操蛋了,要是胖子在这儿肯定已经开始骂娘了,而吴邪会强制镇定说我们来列一下可能性,并且让胖子赶紧闭嘴吵得他脑仁儿疼。

比起自己,张起灵更担心雨村相声二人组。如果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带他跨越大半个中国,那吴邪和胖子……张起灵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东西。
会不会是自己又失忆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可自己明明穿着记忆中的衣服,衣服上还有胖子中午不小心溅上的油。他一边走一边想,来到悬崖边,目前为止他没能看出半分端倪,似乎这个地方唯一的不合理是自己。他往下探查,发现崖底有一片醒目的红色,在白得令人眼睛疼的雪域里显得异常妖娆,无端让他回忆起盛放的藏海花。
心脏像是被人用手攥住,瞳孔瞬间紧缩,张起灵的呼吸乱了一瞬,呼出的气体被冻成大片白色的水雾,又消弭在雪域里。

他看见崖底有一个人,那个人静静地躺在红与白之间,在他的记忆里那个人不久之前才悄悄吻过他的眉梢,留下隐约而柔软的触感。

他跳了下去。

2.

吴邪觉得全身都很疼,但疼痛是好事,只有活着的人才会疼。他没敢睁眼,不确定自己现在是否安全,只能很小心地感受自己的身体……骨折和软组织挫伤遍布全身,但好在没瘫,不然他就得坐轮椅去长白山接人了。
吴邪开始脑补大门一开张起灵在一片朦胧尘土里走出来,气氛严肃又神秘,胖子兴奋地和张起灵招手逮着他一顿摇,而张起灵还是面无表情,等胖子摇够了才问吴邪呢,自己轻咳一声说小哥我这儿呢,张起灵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坐在轮椅上,他们四目相对,只觉物是人非,良久张起灵才开口:

“吴邪,你矮了。”
矮你妹,老子比你高!

吴邪有点想笑,只可惜情况不允许,不过身体没那么疼了。他听见“噶吱——”一声,应该是开门的声音,有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来,都没说话。其中一个径直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吴邪这些年和黑瞎子除了学眼睫毛神功,演技也上升了一大截,装得一手好死,此时此刻也尽职尽责地装晕。
“退烧了吗?”另一个人说。
吴邪觉得这声音非常耳熟。
“嗯。”这是摸他额头的人。
这个声音他也听过,但一时想不起来。这他妈就不对了,吴邪心想自己别的不行,记忆力还是蛮厉害的。
“应该快醒了,你别太担心。”非常耳熟的声音说。
坐在床边的人没说话。
吴邪感觉到那人又伸手摸向他光秃秃的脑袋。
吴邪:“……”
吴邪幽幽地睁开眼睛。
坐在床边的人正好对上他的目光。
吴邪:“……”
张起灵:“……”
操,老子还是死了。吴邪面无表情地想。
“哟,你醒了。”解雨臣朝他走过来,“晕了五天了。”
吴邪冷漠地看着他,心想死就死吧怎么你也在。
“是不是烧傻了。”解雨臣蹙眉。
“你……”吴邪想说你才烧傻了,才开口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什么话,喉咙像被炭火烧过,又干又疼。
卧槽,我不是死了吗?吴邪有点懵逼。

“别说话。”张起灵把吴邪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又倒了一碗水递到他嘴边。“喝一点。”
吴邪用眼神表示老子说不了话。
他喝了一点水,一边喝一边想水会不会从脖子里漏出来,那场景一定很搞笑,解雨臣还拿着手机,一定会趁此机会拍下来日后嘲笑他。水当然没有漏出来,他感觉嗓子没那么烧了。
他又看着解雨臣。
解雨臣一边玩手机一边说:“事情都在按计划进展,黎簇在隔壁,如果你想见他我就叫他过来……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怎么知道他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当时也吓死了好吗。”
吴邪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抽根烟,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

张起灵把他放平躺回去,轻声告诉他身上有那些伤,告诉他需要修养一阵子不能别乱动。
吴邪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张起灵叹了口气:“我的事……你好一点就告诉你。”
你他妈哄小孩儿呢?吴邪翻了个白眼,眼里充满了不信任。
张起灵可能理解错了,他摸摸吴邪的光头说:“我不走,我就在这里陪你。”
吴邪:“……”

3.

作为打不死的小强,吴邪恢复得很不错,除了还不太能说清话,用解雨臣的话说就是一点没有捡到他时仿佛要归西的迹象。

“你是不知道,我卡着时间点去悬崖底下找你,刚到那儿就看见一个人跳下来,我还以为我来早了,走近一点才发现这不是你家张起灵吗。”解雨臣搬了个凳子在他旁边玩儿手机,吴邪用余光瞄到是俄罗斯方块,屏幕看上去五颜六色的,应该快满了。
“一开始我还怀疑是汪家人装的,但是他抹人脖子的力道和角度跟当年一模一……操,死了。”解雨臣把骂了一声手机放进包里,“反正最后他认出是我,我和他说我是来救你的,我俩就一起把你带回来了……好吧,是他把你背回来的,但医生这些是我准备的,不用谢我。”
吴邪眨了眨眼睛,恢复了一段时间他的精神好了很多。他的眼睫毛本来就又长又密,这下没了头发更显得长得出奇。
张起灵推开门走进来,手里端了一盆水。解雨臣和吴邪一起看向他。
“你家跳崖专业户回来了,”解雨臣站起来,动了动胳膊,“你们聊,不客气,再见。”
吴邪朝解雨臣疯狂眨眼。解雨臣假装没看出来他想说什么,对他笑了一下:“我去看看汪家余孽清理的进度,别担心,慢点眨眼睛小心抽筋。”
吴邪:“……”
这种发小论斤卖有人要吗。

张起灵把毛巾浸入水中,温水沾湿他的手指,他把毛巾拿出来拧干,腾起大片白色的水雾。他用毛巾轻轻擦吴邪的脸。
“闭眼。”张起灵道。
吴邪睁大眼睛看他。张起灵叹了口气,小心翼翼避开吴邪的眼睛。
吴邪看了一会儿张起灵,用已经能活动的右手有会规律地轻轻敲击床沿——是摩斯密码。
他问:你是谁?
张起灵顿了一下,这是吴邪醒来半个月第一次尝试和自己交流,于是也敲击回应:是我。
他想了想又敲出自己的名字。
——你不是在青铜门后面吗。
——我不是从青铜门后面来的。
——什么意思?
——我是从未来来的,或者说另一个时空。
——你是说还有一个你在青铜门后面?这不符合物理学定理。
——是的,我也觉得自己在做梦,但你的身体是热的,我不敢赌。
吴邪的指尖僵硬了一下,觉得不说话的闷油瓶非常闷骚,看来他只是单纯不喜欢说话,内心活动十分丰富……还他娘的喜欢乱用词,什么叫你的身体是热的。
但吴邪这十年深得他师父黑眼镜的真传,现在在他眼中脸皮算个屁,于是他脸不红气不喘转移话题:
——你又从悬崖上跳下来了?
——嗯。
——这次胳膊断了吗?
——没有。
——那你有进步。
——嗯。
——小哥。
——怎么?
——我以为这次不会有人跳几十米的悬崖下来救我了。
张起灵没有回应,只静静地看着吴邪的眼睛。
吴邪对他笑了一下。
——我成功把你接出来了对吗?
——嗯。
——那你一直和我在一起?
——还有胖子,在雨村。
——做什么?
——开养殖场和蔬菜基地。
吴邪脑补了一下张起灵喂鸡的样子,不可抑制地笑起来。
他抖了一会儿,眼角都染上了泪花。
——谢谢你。
——我很高兴我没害死你们。
张起灵一把按住吴邪还在敲击的手。
吴邪疑惑地看着他。
张起灵突然开口说:

“吴邪。”
“对不起。”

吴邪表情呆滞,完全没想到张起灵会突然说这个。
张起灵向前倾身,用自己的额头低着吴邪的。热气扑面而来 ,吴邪只觉得呼吸微急。
张起灵给了他一个吻,吻落在唇上,很柔软。
吴邪脑子炸了。他瞪大眼睛,千言万语只剩下一句卧槽。

刚准备进屋的黎簇转身就走,神色冷漠,内心是呼之欲出的mmp。

——tbc——

评论(35)

热度(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