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嗑糖

【瓶邪】我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下)

我真是被屏蔽到没脾气了

————————————————————————————————————

比鬼神可怕的,是人心。人心是世界上最变幻莫测的东西,很多人一辈子看不透别人的,也看不透自己的。我有时候也看不透自己,所以我不敢说我懂。胖子或许是懂我心的人,他是我们三个人中活得最通透的,所以他拍着自己的大腿哈哈大笑。

或许是胖子的笑声太具有感染力,那三个倒霉孩子也不哭了,傻逼兮兮地跟着胖子一块儿笑,弹弓还挑衅地看了我一眼,女孩子眨眨眼,给弹弓点了个赞,按照套路接下来这几个人就该发朋友圈了。

我无语凝噎,决定等这几个死小孩离开后要和死胖子硬磕到底。

“你们这样会伤到人。”

闷油瓶冷冷的声音像一把带着寒气的剑,刺穿正活泼欢快的空气。到目前为止我们对那三个逼孩子都客客气气的,我和胖子还时不时和他们打趣,似乎不在意凌晨被他们砸玻璃的事情,此刻闷油淡漠地看着他们,那三个小破孩都懵逼了一下。

闷油瓶这个人从前存在感很低,一般不说话,但一开口就是大事,直叫人心里打鼓。哪怕不说话的时候只要稍显存在感也容易给心怀鬼胎的人造成铺天盖地的压迫感,能把人压崩溃,我曾在黑瞎子的教导下学习过这种技巧,十分好用。

而且听语气瓶仔这是生气了。

我心说不至于吧,闷大爷百来年经历的糟心事大到世界终极小到逼我喝药看我作妖,失忆来来回回好几轮,也没看他生过什么气,都很自然冷静地处理一切,今天砸个窗户就给砸破功了?

我冲胖子使眼色问他闷油瓶这几天是鸡崽子死了?胖子也眨眨眼表示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踩死的——我去,真死了?

 

见那三个小孩被闷油瓶看得脸色发白,我有点于心不忍,年纪大了,又容易心软了,当年我就没对黎簇心软过,拎起来就朝沙漠扔,敢废话就揍他丫的,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我拍拍屁股站起来走到闷油瓶跟前,闷油瓶把目光转向我,我说:“行了小哥,几个小孩子发神经……”

“不小了,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闷油瓶又扫了那三个挤成一坨的人。

挤成一坨的三个人安静如鸡。

胖子一拍自己大腿也站起来,看看闷油瓶又看看我,再次目瞪口呆:“小哥,你上次才跟我说天真还是个孩子。”他又指着坐着的三个人,“这仨加起来可都没天真大呢。”

我一脚踢过去:“去你妈的,老子才18!”

女孩子也小心翼翼看着样子道:“我今年19……”

胖子冲她一瞪眼:“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全文走:

微博:https://m.weibo.cn/5859694912/4293877353312754

AO3

评论(10)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