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嗑糖

【瓶邪/黎簇的怨念/1v1】多事之秋(上)

emmmm,写得时候就是想起自己曾经也单纯喜欢过一个人吧,也不是那种喜欢,只是觉得少了她就少了很多东西,想一直在她身边吧,当然我也失败了,嗯。

写得不好勿怪啊,提一句怕不知道吴邪的生日是1977年3月5日,3月6日是惊蛰,所以黎簇给鹦鹉取名叫“惊蛰”

————————————————————————————————————————————————————————————

2015年8月17日,天晴,吴邪接到了想了十年的人。阳光下的长白很漂亮,无端让我想起去年沙漠澄澈的夜空,我也第一次发现吴邪可以笑得那么好看,好看过我此生见过的所有的星星和阳光。
                                                                                                                                                                                    ——黎簇

1.

黎簇不得不承认,他喜欢吴邪。不是张起灵那种喜欢,不是王胖子那种喜欢,也不是他对他父亲那种喜欢,说来让人头晕,他自己也扯不大明白,归结来去,只剩一句硬邦邦的喜欢就是喜欢。

但他喜欢的人在2015年8月17日这天被彻底抢走了,物理层面,毕竟精神层面早他妈没了。所以黎簇很焦躁,又苦于这点小情绪难以启齿,只好在当晚给张起灵的接风洗尘大宴中离吴邪30米远,暴饮暴食以酒代水。但他没成想自己还没借酒消愁成功,吴邪就逮着张起灵在大庭广众下撒酒疯,一口一个“老婆”往他面门上砸,砸得他面无表情四肢僵硬,心里面更堵了,血液循环都开始不畅。接下来他又见证张起灵淡定把吴邪往怀里一拉,在众人惊恐的表情下把吴邪抱回了二楼——于是黎簇继续借酒消愁。

古人早就说了,“举杯消愁愁更愁”,黎簇喝断片前,难得意识到古人说得对。

立冬以前吴邪再没主动联系过他,当然他早就安排好了黎簇的路,只是黎簇不再是需要跟在他身边的那个人。真他妈操蛋,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酒,多在吴邪身边转悠会儿。

 

2.

这种感觉不止他一个人有,他追随大部队回杭州,意外发现了另一个倒霉蛋王盟。

这也不是黎簇自己发现的,是苏万私下鬼鬼祟祟告诉他,王盟看吴邪的眼神和他看吴邪的眼神如出一辙。

“鸭梨,你不是也暗恋老大吧?”苏万神色复杂。

黎簇直接给了他一巴掌叫他别乱说,张起灵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被他知道咱俩一个都活不了。

 

黎簇发誓他真的不是那种喜欢吴邪,虽然不是钢管直,但也是个正正经经的直男。

吴邪其实也是个直男,还是钢管直,黎簇看过吴邪的笔记,被他的各种直男骚操作深深折服。奈何张起灵是个bug,人生若只如初见,但求一睡张起灵不是白说的。张起灵专治各种不服,性取向当然囊括其中,喜欢他也是理所当然咯。

小小年纪就心事重重,黎簇觉得自己八成会掉一大把头发,为了不秃,他专门去买了霸王防脱和生姜擦头皮,顺带了解了一下“雏鸟情节”。

雏鸟会对在破壳而出时第一眼所见的生物产生依恋。黎簇仔细思考了一下,沙漠之行确实算他的新生,而吴邪是带他新生的人——所以我潜意识里认为吴邪是我妈?

黎簇放下手机拒绝这个答案。

换个比喻,不如说吴邪是个吸血鬼,在月色下咬破了黎簇的血管,笑眯眯地看他倒在尘埃集聚的地板上扭动,迎着他愤恨不甘的眼光看他在转化的痛苦中挣扎重生,这比较符合他俩的相遇场景,充斥着鲜血和暴力,又蕴含一丝期待的温柔。

是吴邪给了他初拥——

所以我还是潜意识觉得吴邪是我妈?

不可能,我脑子特别正常,我不可能有吴邪那种蛇精病一样的妈。

 

3.

雏鸟会在幼年敏感时期下意识学习“母亲”的行为并寻求庇护,新生的吸血鬼会渴望吸食“主人”的血液得到力量。

黎簇打心眼儿里佩服吴邪,这个被江南水乡养大的男人有着比大漠黄沙凶狠的眼神和墨脱冰雪利落的手腕——哎,这个男人有毒,剧毒,谁染谁知道。

可能我只是不能想象吴邪这种心机婊能真心实意依赖另一个人变成小可爱?这不符合人设,会被观众骂的。

比如,黎簇就特别想骂他,让他清醒一点。

守护神有了神,守护神还会是神吗?

神不为神,再生成人,事发突然,信仰他的人还老老实实地上香祭拜,却惊恐地发现没用了。

想象一下,给你初拥的吸血鬼突然说“老子不当吸血鬼了,要重新做人”。这就厉害了,记忆里这还是让你新生护着你的那个谁,但你又清晰地知道那个谁已经死了,搁谁谁都受不了。

正品渣男,拔吊无情,先到先得,童叟无欺。

哇噻,真好他娘的气哦,气吞山河的那个气。

 

4.

2015年8月8日,立秋,天没转凉。

这个秋季注定平凡不了,9天以后张家族长结束掉看门老大爷的憋屈任务,吴家当家也没接替他进去,一行人浩浩荡荡上山,又浩浩荡荡下山,沿途花钱如流水,为国家贡献了不少GDP。回到杭州大本营的吴小佛爷并不规规矩矩做人,老老实实办事,净琢磨着归隐山林。张起灵作为业界北斗专治各种不服,跟在吴邪后面陪他“业务结算”,杀伤力和办事效率呈几何式增长。

按吴邪的意思,黎簇仍可以脱离一切回归人间,但黎簇不愿意,吴邪也没打算劝他。

黎簇明白吴邪的意思,我给你了选择,选什么是你自己的事,你只能自己对自己负责。

负责个大头鬼哦,你怎么不改名叫吴情?未成年人需要监护人了解一下……哦,吴邪也不是他监护人。

不过张起灵还挺像吴邪监护人的。据多方人员反馈,张大神对吴邪简直是24小时全程看护,文可催人吃饭武能踹人防身,道上的人都十分惶恐,黎簇听王胖子说吴邪自己也挺惶恐的,解雨臣说该。

通过费洛蒙黎簇体验过吴邪对张起灵汹涌澎湃的情感,他知道吴邪喜欢张起灵,只是不知道张起灵喜不喜欢吴邪。种种迹象表明张起灵喜欢,可能比吴邪想得还要喜欢,正常人看见吴邪手腕和脖子上的伤疤都会替他觉得疼,更不要说张起灵的感受,心疼之余或许会想抽他?也可能是想抽自己?

答案无从得知。

这个秋天真的很忙,忙到黎簇只能挤出一点点时间去伤感“我喜欢的人被抢走了我还抢不回来”这种问题。秋天以前吴邪埋葬了一段历史,把他自己也埋进去半身,秋天里就忙着把自己刨出来,再把其他人安排上正轨,每个人都在为归位奔波劳累。

黎簇每天都会点开吴邪的朋友圈看看,虽然吴邪接人回来后一直没更新。但黎簇也见不着吴邪正脸,看看他朋友圈再骂几句“神经病”也是个发泄,万一骂久了就不会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夺走,还会感谢张起灵带走了吴邪那个祸害呢?

2015年11月8日,立冬。黎簇照例打开吴邪的朋友圈,惊讶的发现了吴邪久违的更新。

更新只有一句话: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配图是他和张起灵在西湖边的背影。

黎簇知道时间到了。他关掉朋友圈出门,回来的时候拎着一个鸟笼,里面是一只粉色的鹦鹉,乍一看还以为是水蜜桃。

鹦鹉叽叽喳喳地上串下跳,黎簇把它放出来也不跑,站在黎簇手指上玩儿,就着姿势黎簇拍了张照发朋友圈,配字“惊蛰”。

这也是一时脑热,发完黎簇自己也有点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也利索的给他点赞还问他怎么有兴致养鸟,脑子灵活点的却隐约明白事情不对没动静,比如苏万就安静如鸡,黎簇却看见他一分钟前刚给黑瞎子的朋友圈留言。

要不删了吧,黎簇想,就看见点赞的人多了一个,看头像很陌生,备注是张起灵。

……

黎簇抹把脸,给苏万发了条消息:

“记得给我收尸。”

苏万秒回:

“壮士走好。”

 

 

 

 

评论(29)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