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嗑糖

【瓶邪/黎簇说去您x的吧】多事之秋(下)

5.

张起灵,男,身高180,体重不详,年龄未知,感情史为谜,武力值爆表,一表人才,家族落寞但似乎依旧很有钱。沉默寡言,但其实出生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十一月,吴邪坚称张起灵是天蝎座,因为和自己的双鱼座比较配,爱好吴邪,性取向吴邪。

黎簇,男,身高尚不到180,但还可能会长,年龄18,人格缺损,不可控,武力值中等,长相也还小帅,没钱。感情史为零,成长前景广阔,爱好吐槽,性取向随缘。

“等等,我觉得我还是喜欢女生。”黎簇挠挠头发对苏万道,后者一脸“鬼才信你”,这让黎簇有点烦躁。

那条略带报复和挑衅意味的朋友圈没能掀起多大水花,张起灵点完赞后也没继续联系黎簇,黎簇还白担心了好几天,最终明白张大神压根没兴趣搭理他——那他点个毛线赞哦,按照套路这种情况下不来一场男人间的互殴也该有一次含沙射影的宣告主权,但大神的思维就和常人不一样,保不齐就觉得这鸟长得真他妈好看呢。

傻逼才相信张起灵会觉得鸟好看给自己点赞!

少年心事谁人说,好酒好友不嫌多。

然而话多就很遭人嫌弃了。

苏万又打开一罐燕京啤酒“咕咚咕咚”喝下两大口,理解性地拍拍黎簇的肩膀:“在遇见那个人之前,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直的,不要害怕。”

“怕你个头啊,我找你喝酒你给我分析张爷干什么?你暗恋他啊?”一把推开苏万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黎簇瞪苏万一眼,心说再瞎逼逼就把你踹门外边去。

苏万“唉”一声:“我那是明恋,张爷牛逼得跟神话传说一样,道上再传几年就能给他盖座庙上香求哑爸爸保佑了,喜欢他多正常。”

也是,吴邪都能全心全意喜欢的人,肯定不一般的招人喜欢。黎簇别别扭扭地在心里想着,承认自己也很欣赏张起灵。

但黎簇还是梗着脖子,用“瞧你那点出息”的眼神看向苏万,没好气地说:“行,张爷人形魅力播撒机A天A地A空气,女人见了都想嫁,男人瞅见喊爸爸……那你又分析我干什么?”

“告诉你认清现实要趁早,你是比不过张大神的。”

“我没……”黎簇刚要否认就被苏万自顾自打断。

“你再看看他的手,都说手大的男人那玩意儿也大,你再和他比比?”

黎簇:“……”

黎簇:“是你自己滚还是我上脚踹?”

 

6.

饲养惊蛰的第9天,吴邪主动联系黎簇见面,电话打过来时他正巧在喂惊蛰吃核桃,桃子一样的小鸟单脚钩在黎簇的食指上,另一只小爪子握住一小块核桃,低头用喙吃得正欢。

“啾啾!”惊蛰扑腾两下翅膀,轻啄黎簇的耳朵,催促黎簇专心喂食。

“你在喂鸟?”电话那头传来吴邪悠然的声音,隐约还带着一丝笑意。

黎簇敷衍地“嗯”一声当作回答。

“怎么想的?立冬买的鸟,叫惊蛰?”

“好听,像春天,热爱生活。”黎簇忙着给惊蛰喂食随口答道。

吴邪好像又笑了一声,气息穿过网络再经喇叭扩长让吴邪的声音有些走样,也听出来黎簇心不在焉。

“准时到。”

说完这一句吴邪就挂断电话,留给黎簇“嘟嘟”的忙音,黎簇抿紧嘴就这么听了会儿,半晌才放下手机,用手去戳惊蛰的脑袋:

“你可别像他一样混蛋。”

惊蛰叫了一声,被戳脑袋烦的。

 

黎簇提前一个小时到达吴山居,进门就见着王盟坐在电脑后边点鼠标,他还以为王盟在扫雷,走进才发现是LOL。

不错啊,都玩儿上网游了。黎簇一挑眉,正纠结要不要打断王盟的酣战询问他那抠门老板在哪儿,毕竟扰人打游戏十恶不赦,吴邪就从二楼下来了……后边跟着张起灵。

吴邪穿一件白色的长袖,外搭棉质的藏青色格子衬衫,左右袖口都翻上一转,下半身是简单的黑色铅笔裤和白色球鞋,整个一学生打扮,放在一个38岁的大男人身上颇有扮嫩嫌疑——但吴老板就是长得嫩,穿这身也好看的不行。

“来得挺早。”吴邪心情不错,对黎簇地提前到访也很满意,眼角带笑对他点点头表示打招呼。

王盟闻声也转过身和吴邪打招呼,见吴邪这身打扮也眨眨眼,有点吃惊,斟酌了一下用词,说:“老板今天你穿得……很青春啊。”

“你老板我一直青春少年18岁,”吴邪一边说一边下楼,“小哥亲口盖章说好。”他转头问张起灵:“是不是,小哥?”

张起灵一脸正直,完全走心:“好看。”

“我老了?”

“还小。”张起灵摇头。

吴邪转回头对黎簇和王盟露出得意地笑:“我这身和你张爷绝配。”

黎簇:“……嗯。”

王盟:“……昂。”

张起灵:“对。”

爱情使人失去理智,爱情让人违背良心,爱情让人啪啪打脸,黎簇明明记得王胖子说张起灵见到吴邪开口就是“你老了”!

 

黎簇去看张起灵,张起灵也是身简单打扮,白色衬衫内搭藏青色长袖,同款黑色铅笔裤和白球鞋……这尼玛是情侣装啊喂?吴邪挑的吧?非和人张小哥一起青春年少。

黎簇心情有点复杂。他对张起灵并不陌生,在费洛蒙里见过,在汪家的教程里见过,8月17日出山那天也见过,在吴邪等人的只言片语里也见过,不约而同都表示此人绝非善茬,实乃打架斗殴一把好手,最强人形单兵武器。他此刻的打扮却和“麒麟一笑,阎王绕道”的倒斗界一哥形象毫不沾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干干净净的隽秀学生,这反差萌有点大……咦,或许吴邪就是喜欢这种反差萌?斗里杀伐果断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斗外随遇而安岁月静好……哎是挺萌的嘿。

黎簇想得入神,打量张起灵的目光也渐渐失去掩饰,表情管理逐渐失去控制。吴邪见他盯着张起灵上一秒眉头紧蹙下一秒垂眸若有所思,还微微摇头叹气,觉得有些神奇。

吴邪看看张起灵,又看看黎簇,问:“好看不?”

黎簇没还沉浸在“吴邪喜欢张起灵的一百个理由”中没回过神,茫然地对上吴邪揶揄的目光:“啊?”

“小哥好看不?”吴邪好心的解释,张起灵淡淡地看了吴邪一眼,吴邪眨眨眼。

黎簇心说怎么的,非要摁着别人头夸你男朋友好帅好厉害来满足你的虚荣心吗?于是他道:“吴邪你幼不幼稚啊?”

吴邪没说话,反而静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看得黎簇背后发凉,终于在黎簇忍不住开口之前,吴邪若无其事地耸耸肩:“哦,我以为你暗恋小哥呢。”

王盟在旁边干咳两声,黎簇差点一口气没倒过来,眼睛猛地瞪大,震惊的表情不加掩饰,脱口而出:“吴邪你有病啊!”我居然因为这个神经病纠结了好几个月,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

此番话一出张起灵也有了反应,居然也看了黎簇两眼,但很快又把目光收回。

黎簇那个气啊,真想冲上去扯着张起灵的领子告诉他你看我干什么?你看看你男朋友,管管他那脱缰野马一样管不住的脑洞好吗?黎簇是真的想,要不是他打不过张起灵他已经上手了,此刻他只能冷冷地看着靠在张起灵怀里笑得像傻逼一样的吴邪,毫无感情地开口:

“不是我,是苏万。”

 

7.

黎簇总结了一下,吴邪叫他过来就是良心发现,觉着自己还是个孩子,做了那么些事儿于心有愧,特意叮嘱他前路漫漫,早日身退,最好再复读上个大学,别的安排反而没说什么,大概是都安排妥当了,该让黎簇知道的都知道了,不想让他知道的自然也无需多言。

黎簇就耷拉着眼皮听着,也不出声,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给你讲道理还不爱听,现在的小孩啊。”吴邪见他要死不活的敷衍样也无奈地摆摆手,又和同样一言不发地张起灵搭话:“这小子是不是和我当年一样不听人讲话?难为你当年没削我,我现在特别想削他。”

张起灵道:“我没想过打你。”

黎簇心说张起灵脾气真好,吴邪可比他欠收拾多了,还是个小傻逼的时候就一心向南墙往大坑里跳,后来晋级成人精更厉害了,他不仅自己撞南墙,还忽悠着别人和他一块儿撞,直把南墙撞出来一个洞,再把满地七零八碎沾着血迹的砖头拿起来填之前跳过的坑,吴老板真他娘的是个鬼才。

黎簇想的时候没管住嘴,不小心说出几句心里话,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吴邪没生气,反而无所谓地笑了笑:“我也觉得自己挺欠打的。”

黎簇从他的笑容中读出“我知道错了,但我就是不改”的深刻含义,一时胸闷气短。

“小哥生日,吃饭吗?”吴邪突然问。

等等,刚才不还在关心我吗,话题转的那么快我适应不了啊大猪蹄子!但是……“今天张爷生日?”黎簇看向张起灵面带疑惑。

张起灵没什么表情。

吴邪伸出手钩住张起灵的脖子往自己方向一带,黎簇眼睁睁看着他们两个人交叠在一起,而张起灵半点反抗的意味都没有。

“小哥是11月的生日,具体哪天不清楚,所以我决定这一个月都是小哥的生日。”

黎簇:“……”这生的够久的。

黎簇对吴邪感情复杂,或许是因为他以为吴邪是他生命中不会消失、真正拥有的存在——存在好坏先不论,然而这只是他一厢情愿,比他父母还靠不住,他父母离婚的时候还会和他商量一下他想跟谁,吴邪就直接一句“退休,再见”,黎簇都来不及哭一声。但他对张起灵没有敌意,没觉得是张起灵抢了他的人,黎簇聪明,知道吴邪根本不曾被自己拥有。

千言万语,不过一句“意难平”。

所以“吃饭吗”这种客套话黎簇想了想,觉得吴邪去雨村以后就不方便见面了,居然点头表示同情。

吴邪有点惊讶:“你这情商……我和小哥二人世界你插进来当灯泡吗?”

黎簇没好气地说:“对啊,照亮你的大光头。”

 

8.

两人约会最终变成四人同行——王盟也一块儿去了。

四个人没就近去楼外楼,反而驱车去了一家知味观,叫王盟一起应该是为了让他开车。黎簇也不知道吴邪怎么想的,不过他的目的不在吃饭,只是想趁机会看看人,多待一会也是好事。

菜主要是吴邪和王盟点的,他和张起灵都表示没所谓,但吴邪还是逼张起灵点了一个。

饭吃的很不走心,张起灵和吴邪在对面腻腻歪歪,黎簇则克制地观察吴邪举手投足间的眉眼,得出结论吴邪很高兴。

真的是很单纯的笑,没有勾心斗角,也没有苦涩惆怅,就是很干净、很寻常的快乐的笑容,点缀在吴邪秀气的脸上还特别好看,和黎簇从前见过的都不一样。

我不喜欢吴邪,黎簇想,我只是有的东西太少了。

但这种喜欢还蛮危险的,任凭其发展下去说不准就真喜欢了,苏万不是说了吗,男人都没自己想得那么直,到时候是张起灵知道了把自己干掉还是自己跑去抢人再被张起灵干掉?结果也没什么区别。

不知道是不是玄学发生了作用,黎簇刚想到张起灵,就见人把目光直直投向了他,吴邪见张起灵看黎簇也不明所以跟着看过来,王盟本来吃得正开心,见对面两人菜也不吃看过了还以为是看自己,吓了一跳后才发现是看黎簇,也狐疑地打量起他来。

四个人就这么不尴不尬的沉默了会儿,身处风暴中心的黎簇干咳一声,说:“张爷生日,不唱首《生日快乐》吗?”

于是三个人合唱了一首生日快乐。

唱歌的时候张起灵一直看着黎簇,那眼神冷冷的,好像看透了黎簇表皮下拧成一团的灵魂。黎簇被看得有些喘不过气,好在吴邪一句“小哥,生日快乐”解救了他——张起灵侧过头对吴邪笑了一下,没再看他。

“我去趟洗手间。”黎簇站起来,径直离开座位,他需要整理一下情绪。

 

第一.  吴邪现在很好

第二.  张起灵对吴邪很好

第三.  我希望吴邪很好

第四.  趁我现在还没喜欢吴邪

黎簇在隔间里思考了十分钟,告诫自己现在的情况是最好的,不要惹出事端,还因自己这种“他好我就好”的高尚情操自我感动了一把,觉得自己可太伟大了。

他感动地拉开隔间门,感动地洗洗手又拍拍脸,感动地……在门口碰到了张起灵。

黎簇:“……”

黎簇僵硬地笑了笑:“张爷也来上厕所啊。”你们男神也要上厕所,太可怕了。

张起灵淡淡地看着他。

黎簇被看得不自在,又不好说什么,只得继续尬笑:“我脸上有东西?”

张起灵道:“这些年,谢谢。”

黎簇懵了,这是什么情况,汪家死灰复燃了吗?张起灵竟然对他说“谢谢”?他结结巴巴地回答:“也……也就这一两年,还好。”

张起灵点点头,朝他走过来,又擦身而过。

还真是来上厕所的,黎簇腹诽,又想你点头什么意思啊,赞许我做得好还是觉得我应该的?

综合张起灵给他点赞的行为和这一路看了他好几次的表现,黎簇知道张起灵大概是明白自己对吴邪的情感了。刚才的感谢许是在表示“我不在这几年我家宝贝儿麻烦你了以后就不用了滚吧”……妈的你们张家人真麻烦。

“张爷。”黎簇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冲动,他转身叫住张起灵,见张起灵也转过身看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您别再走了,吴老板他真的挺苦的,也……真的很想你。”

张起灵听他说完既没点头又没说话,继续去上厕所。

黎簇觉得张起灵肯定在心里腹诽“要你说,傻逼。”

 

8.

黎簇落座后张起灵也很快回来,吴邪打趣黎簇年轻人有病就要治,黎簇忍了,毕竟十分钟这事他没法解释。

见黎簇没吭声,吴邪以为黎簇真有毛病,好奇地想继续追问,张起灵就给吴邪夹菜低声让他快吃,吴邪才收声。

感谢张大神!黎簇拿着筷子想。

厕所门口一番乱七八糟的交谈后,黎簇有种莫名的释然,这种释然也挺搞笑的,明明什么事情也没解决吧,但就是觉得可以了,没问题了——就好像自家闺女要结婚,爸爸十分不舍,但女婿经验证又很靠谱那种释然。

咦,我把吴邪当闺女?

黎簇咬着筷子又纠结了,他觉得自己是该去医院看看。

“你吃个饭想什么呢,表情跟我虐待你似的,让你点菜不点,现在又嫌不好吃。”

黎簇这才方下无辜的筷子,对上吴邪嫌弃的目光。

“吴邪。”

黎簇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什么?”吴邪问。

黎簇拿着酒杯站起来,同桌三人再度同时注视他。

黎簇轻笑一声,朝吴邪遥一举杯,道:“没什么……谢吴老板引我入局。”

他一仰头,千般万般,一饮而尽。

 

————小剧场————

吴邪:小哥,你觉得黎簇是不是脑子出故障了?

张起灵:是。

黎簇:呵,直男。

 

 

 

 

 

评论(30)

热度(174)